欧林系列---活在喜悦中( 个人力量与灵性转化之钥)
欧林系列之一 活在喜悦中 ―― 个人力量与灵性转化之钥 Living with Joy ―― Keys to Personal Power 在时间中前移和倒溯,并发现一些可能的实相,在其间,人类可为自己寻找不同的选择。但我最想做的是探索心灵的内在领域,并不是想游历另一个国度,而是到其
欧林系列之一


活在喜悦中 ―― 个人力量与灵性转化之钥
Living with Joy ―― Keys to Personal Power & Spiritual Transformation


Sanaya Roman
译者 郑浩阳


序言1
1. 欧林第一次出现2
2. 欧林的问候6
3. 你能喜悦地生活9
4. 化负面为正面15
5. 爱自己的艺术21
6. 自尊、自重27
7. 精炼自我-确认你是谁32
8. 潜隐人格――统一分裂的自我37
9. 爱:明白心的智慧40
10. 开放地接受45
11. 欣赏、感恩与增多律50
12. 感觉内在的宁静56
13. 获得平衡、稳定和安全感61
14. 明晰-活在更多的光亮里66
15. 自由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70
16. 拥抱新事76
17. 向前跃一大步81
18. 活在更高的目的里87
19. 确认人生目的――你来做什么?93




序言





  许多伟大的艺术家、作家、企业家、运动员都曾说过,他们最伟大的作品、发明和灵感彷佛是一个超乎日常真实世界的来源「送」他们的。往往,科学家们获得洞见和突破时,并不是当他们在书桌旁研究方程式的时候,而是在一种放松状态--也许是当他们在澡盆里洗浴,在沙滩上散步,或做着白日梦的时候。
  这本《活在喜悦中》是当我在一种宁静及意识扩展的状态下,由一位我称之为欧林的智慧之源「送」给我的。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在一连串的静坐和冥想里,我接收到这些数据。而那份宁静的状态,就如同我们所知道的,即当我们与我们的「大我」相连起来的时候,当我们欣赏绚丽的夕阳时,在祈祷或怀抱着一个婴儿时的那份感受。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全经历过那样的时刻,尤其当我们处于危机中,我们会突然察觉到原先所视而不见的答案或解决之道。我们全都经验过自己以超乎平常水平的智慧、力量或勇气在行动。有些人把那些觉察力扩张的时刻归之于他们的大我,而有些人则归之于灵性的指引。
  那些灵光乍现的片刻,有人称之为导灵,有人称之为预言的天赋,而有些人则称之为与「宇宙心」的连结。我称我灵性的指引之源为欧林。就我所经验到的,他是一位充满了爱、智慧而温和的大师,总是积极而慈悲的。
  欧林和我鼓励你们读这本书,因为本书里包涵着智慧,而不是对其来源的任何声明。在其中找到与你内心的真理产生共鸣的地方。我扮演的角色就是让自己尽可能变得透明,以容许这智慧流过我,而不沾上我的信念,或让我的思想渲染到这份资料。
  这本书能够帮助你放开内心的束缚,促使你扩展,而让你进入你与生俱来的更大潜能中。这是一本为了那些依着新观念将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多少光明,而评估这些观念之价值的人所写的一本书。如果你们想要知道更多关于欧林以及我是如何开始导灵的,你可以从第一章:欧林第一次出现以及第二章:欧林的问候开始读起。若你想直接进入本文,那么就从第三章:你能喜悦地生活开始吧!
  以此书,我邀请你们振奋起你们的精神,与我一同选择喜悦之路,释放掉生活中的挣扎,并向你的个人力量(personal power),以及灵性转化(spiritual transformation)的潜能开放!






1. 欧林第一次出现






  人们问我是否一向自知是个会通灵的人,我发现自我 十来岁开始,我便有灵异的经验。那时我并不知道如何控御、指挥我直觉的洞见,或我正在经历的觉知的升高状态。有些经验甚至好像蛮吓人的,好比有次我开车由波特兰到尤金,开了一百二十哩,全处在一种意识改变的状态。那时我十八岁,正准备上奥立岗大学。整个旅程中,我感觉到每一辆擦肩而过的车里每个人的所思所感。令人惊讶的是,当我到达尤金时,我的油箱(该是差不多空了)仍是满的。
  我最早接触到另一种实相,是当我在奥立岗念高中时。我看了每一本我能找到的有关时、空及可能实相的书。我曾梦到我有架特别的机器,一个时空机器,借着它我可拜访其它的星球和生命形式;在时间中前移和倒溯,并发现一些可能的实相,在其间,人类可为自己寻找不同的选择。但我最想做的是探索心灵的内在领域,并不是想游历另一个国度,而是到其它的实相去探险。作为灵媒最大的喜悦之一就是发现到我拥有这部我梦想中的时空机器--这是因为我自己的心智(mind)以及与更高的光源(欧林)的连系,才使得这些丰富多样的旅程,都成为可能。
  对我第一次真正的导灵(channeling)经验,我记得非常清晰,那是在我十七岁时。我弹了好几小时的钢琴,感觉十分的平静,我走近窗边,躺下来看星星。突然间,好像有人在我脑子里跟我说话。一个「声音」开始叫我看地球,解释说地球在未来将经过变迁,不必害怕,云云。.....
  廿六岁时,我与伊芙玲˙泰勒成了好友。有一天她带着灵应盘(Ouija board:如我国之碟仙--译注)来,说她知道我们可以将一位指导灵(guide)带过来。(当我八、九岁时,在堪萨斯州和我姨婆玩灵应盘,得到过许多的讯息。我记得在那个年纪,我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作弊〞;因为那些讯息常先到了我脑中,而非我的手指。)另一个朋友,辛迪˙弗莱赫提,正在读第一本赛斯书《赛斯的来临》(The coming of Seth)还有《灵魂永生》(Seth speaks: The Eternal Validity of the Soul -中译本由方智出版社印行-译注),我们曾花许多小时热烈的讨论这些书。
  很快的我们就开始接收到讯息。好多个晚上我们三个一起玩灵应盘,每周聚会三次以上,且常有朋友加入。一开始就我们就很明显的了解到讯息是透过我而来,所以辛迪和伊芙玲就轮流与我合作,而另一位则逐字写下所有的讯息。开始的第一年,我们就累积了超过两百页的笔记。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