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莱斯廷预言II第十种洞察力
第一章 想象路径 信步外出,我走到悬垂着的花岗石山崖边,举目向北远眺,鸟瞰一派大好风光。视线的尽头是阿帕拉契大峡谷,约有六七英里长,五英里宽,景色迷人。一条溪流沿峡谷蜿蜓而去,周围是一片空旷的草地。茂密的森林,五彩缤纷;古老的参天大树,有数百
第一章 想象路径

  信步外出,我走到悬垂着的花岗石山崖边,举目向北远眺,鸟瞰一派大好风光。视线的尽头是阿帕拉契大峡谷,约有六七英里长,五英里宽,景色迷人。一条溪流沿峡谷蜿蜓而去,周围是一片空旷的草地。茂密的森林,五彩缤纷;古老的参天大树,有数百英尺之高。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中拿着的草图,峡谷中的一切与图中的勾勒恰恰吻合:我站在陡峭的山脊上,目视脚下向外延伸着的公路、草地和溪流的美景,远处山峦叠嶂。这必定是夏琳在她笔记中所描绘的地方,笔记是在她办公室里找到的,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记载?而她为什么又消失得了无踪影?
  从她和同一研究公司的同事最后一次接触,一个多月过去了,是她办公室的弗兰克•西姆斯想到用电话通知了我。
  “她常常突发奇想而外出。”他说道,“但她以前从没有这么长时间消失过,尤其是她已约好要与老客户见面。肯定出了什么差错。”
  “你怎么知道要通知我呢?”我问道。
  于是他说出在夏琳办公室里找到的一封信,那是我数月前写给夏琳的,信中描述了我在秘鲁的经历。他跟我说,信中夹着一张潦草的便条,上面写着我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我给每一个我所知道的同她有联系的人打电话。”他补充说,“直到目前,似乎没一个人知晓一点儿蜘丝马迹。从这封信来看,您是夏琳的朋友。我希望您或许有她的消息。”
  “很遗憾,”我跟他说,“我已有四个月未同她交谈了。”
  在我说出这句话时,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们竟有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了。夏琳收到我的信后,不久便给我打了电话,并在我的回应机上留下了一些话语,谈及有关洞察力的激情,评述这些知识似乎在快速地传播开来。我仍记得我曾多次聆听夏琳留下的话语;但我却一再推迟给她回话,总是对自己说,我以后再回话,或许明天或许后天,或在我感到恰当的时候。我清楚,与她通话会使我处于回忆与解释手稿细节的情境,于是我对自己说,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消化所发生的事情。
  当然,事实上部份预言依然困惑着我。我肯定仍保持着与内在的精神能量相联系的能力,考虑到玛乔里一事无成,对我来说,又是一种极大的安慰。现在,大部份时间都由我独自处理,而且我比以往更加知晓本能思想、梦境及房间或风景的光明;然而,在此同时,巧合的偶然性却成了一个难题。
  举例而言,我可以充满能量,聚精会神,首先洞悉我生活中的问题,而且通常会对该做什么或到何处寻觅答案产生一种明晰的预感,然而,在做出相应的行动之后,通常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我没发现信息,也没有巧合产生。
  情况确实是这样:直觉上我欲寻觅我已或多或少了解的人,或一位老友,或与我一道工作的人。这个人与我会对某一新的问题有兴趣,但通常,我的主动性,而不是我花费精力所做的努力,却遭到彻底的斥责,及至更糟,我的主动性会出于控制连同激情一并遭到扭曲,最终会一阵风似地消失在料想不到的激怒与各种情感之中。
  如此失败并未令我在工作上感到酸楚,但我却意识到,在它成为内心的长期洞察力时,某种东西却丢失了。在秘鲁,我一直冲动地做事,我的行动常常与源于绝望而产生的某种信念结伴同行。返回家中,尽管我仍要处理日常的情况,但通常却被十足的怀疑论者包围,我似乎失去了那种敏锐的期待感,或坚定的信心:我的预感真的会导向。很明显,我已忘记知识的关键环节。。。。。或我仍未发现它。
  “我只是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夏琳的助手说,“她有个姐姐,我认为,可能住在纽约的什么地方。您可能也不知道如何与她联系吧?或许别的什么人可能知道她在哪儿?”
  “很抱歉,”我说,“我不知道。夏琳和我实际上是过去的老朋友,我记不起她的亲戚,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朋友。”
  “那好,我想我还是把此事报警,除非您有更好的主意。”
  “我没有。我认为报警倒是明智的。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呢?”
  “只是有张图,画的是个什么地方,很难说清楚。”
  后来他用传真把他在夏琳办公室里找到的全部笔记都给我发了过来,其中包括那张草图。草图上画着交叉的路线,空白处画着模糊不清的标记或标号。于是我坐在书房里,比较着草图和《南方地图册》中公路的标号,终于发现我所料想的实际位置,随之我思想里产生出夏琳的栩栩与生的意象,这种意象同我在秘鲁被告知存在着第十种洞察力时所产生的意象一模一样。她的失踪是不是与手稿相关?
  一阵清风拂面而过,我再次察看着脚下的风光。左面的远处,峡谷的西端,我能够看出一排屋顶。那可能是夏琳在草图中所指的城镇。我把草图装入背心的口袋里,转身来到了公路上,开始了拓荒者的旅程。
  这座城镇本身并不大,人口2000,这从第一个也是惟一的终止灯旁边的标牌可以看出。沿溪流边,那惟一一条大街上排列着许多商业建筑。我驱车驶过终止灯,看到国家森林公园入口处有一家汽车旅馆,便把车停在了停车场。停车场的对面有一座饭店和一个酒吧。几个人正走进饭店,其中一个黑肤色、漆黑头发的高个子背着个大背包,回头朝我看了一眼,霎时间我俩眸眸相遇。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