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教会的酷刑
在耶教会统治欧洲时期,一切丑恶都是登峰造极的。 别国用来压迫妇女的‘硬件’,或只有小脚,或象印度那样,只有拉长耳朵,教会下妇女,则是蒙头,勒胸,裹腰,贞洁带一起上。别国阉割人,似乎只有太监,教会下的欧洲,则是什么都阉,太监,艺人,教士,同性
在耶教会统治欧洲时期,一切丑恶都是登峰造极的。

    别国用来压迫妇女的‘硬件’,或只有小脚,或象印度那样,只有拉长耳朵,教会下妇女,则是蒙头,勒胸,裹腰,贞洁带一起上。别国阉割人,似乎只有太监,教会下的欧洲,则是什么都阉,太监,艺人,教士,同性恋割得满地都是。别国被少数民族打,多能够复国,罗马则是越打越小直到完蛋!
    
    这些污七八糟的事情,只有教会才能做到登峰造极,中国,印度,阿拉伯,希腊人都没这个本事。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教会最拿手的,最有特色的,最丰富多才的文化是酷刑。
    
    先说剐:
    
    希腊剐人,加以剔净骨头,下手干脆利索,没几下就完事。中国剐人,千刀万剐,一剐一天,教会剐人,别开生面,乃是一杀三天。
    他们把人放在一个名叫‘铁处女’的人形模子里,模子内有尖针,不长不短,正刺进皮里肉外,人在里面死活难求,三天后,刽子手用长矛扎进窟窿,人才断气————那窟窿不偏不倚,正对着死囚的眼睛。
    说到剐,还不止这一种。先砍去手脚,再用贝壳挖肉剥皮也是一类。贝壳钝,挖起肉来格外疼,当年满清政府杀害谭嗣同六君子,用的是钝刀,最多砍上三四下,人就断了气。用贝壳挖肉,是挖上百下,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说到剐,教会下的法国也不逊色,他们是‘淋铅水’.此为介于剥皮和剐之间的一种刑。先把罪犯的手脚用生石灰烧烂,而后在皮肤上一点一点的淋上铅水,淋一片,等一阵,晾干了,就夹一块肉!这样残酷的凌迟处死,恐怕也不逊色于前面提的那几种.
    说到剐,罗马人也不落后。他们的剐叫'勒索死',把人和猴,鸡,狗,蛇,猫五种小动物装进皮囊,缝死出口,时间一久,人就被这些小动物一点一点的抓死,咬死.罪犯的遗体,全都是遍体鳞伤.当然,说来说去,还是一杀三天的铁处女厉害,至少论起时间来,它是不争的冠军。
    
    再说说烧烤:
    教会的拿手绝活是烧,这个烧字,解释起来可不那么简单。曰:一烧,二烤,三炮烙,四坐火,五钉上再烧。
    说起烧,很简单,教会一声令下,全城的老百姓一人抱一块柴和,聚集在行刑地点,这样即能聚众,有能省去煤火费,比中国在菜市场杀人想的周全。犯人被绑在木桩上,一点火就成,布鲁诺,贞德,胡斯,杰罗姆全是这么死的。烧烤则不然,并非简单的把人烤死,在烤以前,还要经过鞭打,拔指甲,敲牙齿等刑罚, 再将罪犯身体固定在铁架子上,用炭火慢慢的烤. 一面熟了,在翻个个儿。一般几个小时人才咽气,科学家塞尔维特就是这么被整死的。
    中国的商纣王用炮烙,教会也有炮烙,所不同的是,纣王杀人,是把人绑在烧红的铜柱子上,人在外,教会则是把人装进一个镂空的人形模子里,人在内,而后在模子下面点好炉火,人在里面惨叫不止,教士则在外面念念有词:“上帝啊,怜悯他吧,宽恕他吧。“真是大慈大悲。这些模子做的很好看,外形是几个基督教的圣人,或许还有基督的徒弟。至于坐火,说起来比较简单,就是将铁椅子烧红,把犯人往上一按,只听一声惨叫,犯人多半是呜呼哀哉。死不了的,也落得个残废———至少是如生痔疮。
    十字架被某些善男信女叫做十字圣架,其实起源就是个死刑工具。有时候,行刑者把人往上一钉就完事。有时候,把罪犯钉好了,还要在他们身上涂上油脂,然后用火焚烧。人高高在上,浑身冒火,光芒四射,宛如火炬,兼大喊,气魄十足,看客亦觉壮观。基督本人死在十字架上,中世纪教会了掌权,照样如此对付死囚。用十字架处决人的历史可谓渊源流长,直到二战时期,纳粹刽子手还用这种酷刑,来处决苏联人,犹太人.
    
    其他五花八门的死刑:
    
    都知道中国有腰斩,十分残忍,人在被切成两段以后还在地上滚来滚去,罗马人则更厉害,他们是把人倒挂起来,从裆部开始切,切到肚脐,嘎然而止.这似乎应该叫做'切开晾着'.人还剩下半口气,什么时候死,谁也不管,叫他自生自灭。当然,也有一刀至顶,一分两半的.

    最节省,也是最无德的死刑叫'饿殍两吃'.干脆说就是人吃人。把两个人关在一起,然后断绝他们的水和粮食,时间一长,两个饿的蓝眼的人, 如同因饥饿发疯的豺狼 ,竟然互相吞吃起来。这种酷刑在法国宗教战争期间,得到了普遍的使用——这是一种不用刑具的死刑,只需要一间房,两个人,一把锁。

绳锯木断,是中国的一句成语,外国人也懂这个道理。锯是硬的,绳子是软的,用绳子锯人仿佛无法想象.法国人偏有此惊人举措:在胡格诺战争期间,对付天主教派的死刑方法是:把一个人按在一根拉直的绳子上,尽量让他保持平衡,然后来回推动他的屁股, 最后,人在痛苦中,慢慢的被锯成成两半。
    
    最损的死刑大概出现在德国.在三十年战争期间,有人发明了一种'痒刑',即:把人四肢捆好,在脚心里涂上蜂蜜,然后,牵一只羊来一口口舔食___犯人忍不住大笑,直笑到肺叶破裂,鲜血盈胸,至死方休.

铁面具也可用来杀人。把面具固定在人的头上,囚犯的胡须头发长长了,堆积起来足以把人闷死.伊凡雷帝的舅舅瓦西里,就是这样被慢慢整死的.铁面人由叫喊到不能喊,由急促呼吸到停止呼吸。。。全因胡须头发的生长所至。这种死刑,恐怕是最漫长,最痛苦的一种酷刑.
道教动态
道教概览
藏山斋
Copyright © 2002-2011 常州市武进区嘉泽太和观 版权所有苏ICP备11033217号-1